忧玲

新开始使用lofter的湾家人,恋与白太太♥

各位晚安,我是忧玲(*˘︶˘*).。.:*♡
昨天台版正式开服上线啦
把文章发出来,同时希望能认识更多同好✨

是白起与你还没交往、暧昧中的设定
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往下看(*´∀`)

    最近两天是流星雨的高峰期,不过因为恰巧碰上满月造成干扰,所以最佳观赏时间落在凌晨三点到五点的时段。在这之前妳打算吃顿夜宵来蹲点等候,正拿起手机洋洋得意地发完两则宵夜美照的限时动态后,发现通知栏传来一则提醒。

    b7_0729 已回覆你的限时动态:妳还没睡?

    收到这则回应的妳心里既开心又紧张。因为是喜欢的白起传来的讯息所以兴奋;又因为这么晚没睡被他当场抓包而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最终妳还是鼓起勇气点开讯息栏回覆他:
「嗯,我在等流星雨。」

    内容发送成功,没多久马上跳出对方已读的图示,他的头像随即显示正在输入文字的状态:
    「要一起看吗?」

    没有责备,但这则讯息让妳更想尖叫出声,雀跃得快要握着手机在床上打滚。

    「好。学长在哪里?」
    忍住想蹦上蹦下的冲动,妳下床拿过挂在椅子的飞行外套披上,还没等到小盒子的通知声,随即听到窗户一声「叩叩」

    高楼公寓,不可能是宵小,那就只有某人了。
妳拉开窗户,秋天的冷风灌进没有被拉上的飞行外套,眼前人是心上人。

    ——白起。

    妳正欲开心喊出他的名字,猛然意识到现在是夜深时分,不用白起提醒就急忙掩住自己的嘴,免得隔天被邻居向警察投诉噪音污染……虽然眼前这位就是警察。
    慌忙间妳赶紧穿好鞋子,一手与白起十指相扣,一手搭在他的肩上;白起空出来的那只手轻扶着妳的腰,缓缓带妳离开窗边。

    白起温热的手指轻轻靠上妳的脸颊,关心地问:「冷吗?」
    有一种冷叫白起觉得妳冷,但妳觉得被他这么一碰后全身的热度就开始直往脸上窜,只差没脱口而出「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」来自我澄清。
    妳垂下脸直摇头,究竟是害羞还是不好意思妳也分不清了;白起也没多问,拍拍妳的背部后就临空一跃往上飞。

    飞行之间妳从白起的怀里悄悄探头,凉风拂过让妳清醒了不少,脚底下是城市闪烁的万家灯火;妳再将视线转回面前的侧脸,柔柔的月光镀上他的脸庞,情不自禁就看得有些入迷。直到白起轻咳一声,妳才意识到你们已经抵达目的地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妳离开白起的怀抱后,总觉得他刚刚被妳看得双颊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白起平日素来对天文感兴趣,长久的经验累积下来也有自己的私房观星景点。此刻他挑选的地点非但避开了城市的光害,而且视野极好;附近的观星同好三三两两、为数不多,多半保持了悄声低语、不会打扰到彼此的高品质模式。
    不过山上的气温还真的有点凉,即使穿了外套,妳仍禁不住双手抱臂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忽然眼前出现一件小毛毯,挡住妳东张西望的视线,白起見妳一时半会还在愣神,直接为妳披上毛毯:「这里气温低,下次来别再穿这么少了。」随后再从包里抽出一罐热巧克力,稳稳地塞入妳冰凉的双手。

    手里握着那罐热呼呼的巧克力,感受到的温度让人有些发懵,仿佛能从指尖一路暖到心底,妳小心翼翼地捧着铝罐吹凉,假装漫不经心地试探询问:「还有下次吗?」
    白起没有回应这个问题,反倒是用眼神示意妳赶紧把那罐热巧克力喝了暖暖身子,直到妳小小啜饮几口后才道:「咳、妳想的话。」

    其实常人想像中如天女散花般划过夜空的流星雨称为「流星暴」,而其出现的时机非常罕见;至于一般的流星雨则是需要付诸足够的耐心与注意力,才能守到黑夜中的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等待的时间确实有点无聊,妳扯了扯毛毯,让它更好地披在妳跟白起身上。
    妳想到刚才邀白起一起披毛毯被他红着脸严词拒绝,还是妳委屈巴巴地说觉得靠着白警官会很温暖他才勉强接受的。
    思及至此,这个男人纯情可爱的模样惹得妳不禁噗哧一笑,闻声他有些疑惑地侧过脑袋,眼里映入的是妳拼命忍笑而发颤的肩头,相当不解地发问: 「想到什么了?」

    妳干咳了几声,怎么可能说出刚刚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呢?转而强装镇定地将头倚在白起的肩膀上,好像一切都从未发生:「没什么。可以教我认星星吗?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白起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,其实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妳把头脑枕在他肩上。
    他稍微平稳了下心情,投射出去的视线笔直望着星空,语气中似乎还带些得意的笑:「看到了吗?那是天狼。」

    「那三颗连成一线的星星是猎户座的腰带。」
    「中间的那颗星延伸出去就是北极星。」
    「北极星是户外活动时,很重要的一个导航指标。」

    距离白起教完妳认星星也过了一段时间,这期间连颗流星尾巴都没看见,妳的意识随着不停往下掉的眼皮,已经开始朦胧不清。

    妳撑着头,迷迷糊糊问出一句:「学长……我们会不会等不到流星雨……?」
    「我……」白起正欲开口回答,眼中却突然倒映出夜空被一点星光划过的银白轨迹,他赶紧摇摇身旁的妳,「有流星。」
    霎时妳清醒过来睁大双眼,又赶紧阖上眼脸,慌慌张张地将双手交扣抵在下颔祈愿。
    白起見妳这紧张的样子忍俊不住,伸出手指轻刮妳的鼻梁:「别紧张,我们等到了。」

    他向来不会骗妳。

    就在妳担心那是今晚唯一一颗流星时,漆黑的苍穹已被拖曳出无数道白亮线条。
    说不定流星雨原是有人偷偷打翻了织女星的银丝绣线,让她对牛郎星的剪不断的挂念,一同散落于天宇各处,长情绵绵。

    万分有幸,这些丝线刚好圈住了白起和妳。

    如果是他,是不是也有想实现的愿望?妳兴奋地拉着白起的手要他快点许愿,不知道的是他现在已经不需要了,因为他的心愿早就实现一半。
    和白起共赏的这场双子座流星雨其实又被封为「不会失约的流星雨」

    这大概就像妳与记忆中的他,即使经过七年的时光轮转,最后也都如期而至。

//

今明两天是双子座流星雨的极大期
如果有太太去观星,记得多穿点(!)
同时明天也是拥抱情人节
应该会再写个段子发上来💕

感谢阅读💓💓

白起x你《万圣夜》

    今晚是一年一度的万圣夜,虽然妳所在的地区庆祝方式并不如西洋国家盛大欢腾,但是妳依旧童心未泯,决定好好妆点自己一番。

    换上特地准备的衣服前,妳点开了通讯软体的置顶栏,上面显示出几小时前传给白起的、小心翼翼的暗示。

    「白Sir——,今晚值班吗?」
    「没有。我去找妳?」
    「别别别!今天让我去找你。学长可不可以先替我准备白巧克力杏仁糖?突然有点嘴馋。」
    「好。如果想让我接了随时跟我说。」

    想吃糖是真的,但想见白起更是毋庸置疑的。妳摁掉手机萤幕,思及至此,嘴角就勾起甜滋滋的笑容,仿佛还没尝到糖,心里就已经被香甜浓郁的蜜给缭绕。


    即使白起早已给了妳自家公寓的钥匙,打算给他一个惊喜的妳还是按了电铃。

    等待屋里头的人应门的同时,妳难免有些紧张地理了理裙角,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:「女为悦己者容。」引用来解释妳想呈现给白起最好的自己再契合不过。

    「喀」门把刚被压下发出声响,妳踩着小白鞋的双脚随即往后退了几步,保持随时可以起步助跑的姿态。

    「怎么离——」
    「Trick or treat!」

    算准白起打开门的时机,妳跨足小跑扑入他的怀里,他稳稳当当地把妳接住了,每次都是;妳一抬眸见白起满是无奈宠溺妳的样子,更娇纵地把手环上白起的后颈,身子更亲密地往他精壮的躯体贴近:「惊不惊喜、意不意外?」

    白起单手抱着妳转了半圈,反手带上门扉,额头与妳的浏海相抵:「妳这是还没拿到糖就先捣蛋了。」

    妳松开圈住白起的手,他了然于心地轻轻将妳放下;妳拉着他的衣角,凭借对白起家的熟识不怕跌倒地倒退走,没几步后就在茶几前站定:

    「所以你给不给糖嘛?啊——你猜猜我今晚扮的是什么。」

    语毕,妳提着裙摆转了一圈。

    现在白起眼中的妳是这样的:穿着白色平口洋装、披上纯白的斗篷。想到刚才妳就这身单薄的衣料,裸露出大片肌肤挂在自己身上,不禁惹得他脸颊有些发红。

    不擅长用言语表达,白起反射动作就是把身上穿的针织衫脱下来包裹住妳,即使这样惹得妳对他老妈子的行为有些许不解,但外套被薰染上主人的独特馨香,柔软衣料传递而来的温度竟然暖到妳也有点羞涩。

    妳拉了拉针织衫,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,周遭顿时充满了粉色泡泡。虽然彼此都有点害羞,不过这倒是给了白起一段恰到好处的思索时间。

    习惯性将右手放上后颈的小动作出卖了白起内心的羞臊,他试着联想全白形象的万圣节装扮去猜:

    「……幽灵吗?」

    「答对了!」答案脱口而出的那刻,妳也不顾外套是不是会从肩上滑落,开心地抱住白起的腰。

    虽然在白起是个钢铁直男的前提下,一度让妳很犹豫该不该跟他玩这种游戏,不过看来白警官过人的观察、推理能力完美地为大家示范了何为强烈的求生欲。

    白起溺爱地揉了揉怀中人的发旋,另一只手神不知鬼不觉地伸进口袋里,再像变魔术般在妳面前摊开掌心:「妳想吃的白巧克力杏仁糖。」

    他可能真的可以成为魔术师吧?不但会飞,还有鸽子小白能担任他的戏法搭档;但是最重要的,就是他是一人专属的魔术师——因为白起只对妳施展能让妳脸上绽开惊喜笑容的魔法。

    妳美滋滋地接过糖,将它放进南瓜造型的提笼,随即牵着白起在两人座沙发上坐下:「那现在换你跟我要糖啦。」

    「我吗?」循着声音,他望进妳的瞳孔认真询问:「可是我没有准备万圣节的打扮。」

    「那不打紧。」妳从随身背来的帆布袋里抽出一对狼耳跟狼尾巴,鬼灵精怪、仿佛献宝一样将东西亮出来:「我帮你准备好了。」

    「咳。」看着妳手上的物品,白起的手握成一个拳头靠在嘴边,耳垂已经明显染上红晕:「怎么妳平时就没有这么精明?」

    「唉唷,白警官别亏我了,戴嘛戴嘛——」

    说是这么说,然而妳已经伸出魔爪,就像妳之前给白起扎啾啾那样,洋洋得意地在他头上固定好两只狼耳朵。

    最后的狼尾巴尚被妳捧在手上,妳以一种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眼神盯着白起,他也的确受不了妳这种柔情攻势,自动自发地接过狼尾巴挂在后腰的腰带环上:「……如果妳喜欢的话。」

    面对这份感情,白起一直以来都是心细谨慎,恨不得把最好的全部捧到妳面前,只要能逗妳欢心,能力所及范围内他都乐意之至。

    话说回来,妳当然喜欢了。

    一会揉揉那对跟白起发色一样的狼耳朵,一会搓乱他手感极好的头发,一会又抱着他的背撸撸他的狼尾巴,嘴里时不时念叨着:「呜呜呜我家学长怎么这么可爱啊?」

    心满意足的妳直呼狼人角色真是再适合白起不过,只差没有凑上去偷亲好几口,沉迷于调戏不亦乐乎。

    肆无忌惮地一番上下其手后,白起轻轻靠上妳的肩膀,平时雷厉风行的白警官也拿妳这调皮鬼没办法,柔软的棕发于妳的侧颈摩擦得有点痒,妳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是羞是喜。

    即便如此,在妳眼里,这就是位可爱的狼人先生。

    白起喉间发出低鸣似乎在撒娇:「换我讨糖了。」

    如果这时候狼尾巴是真的,那应该会勾起来并且随着他的好心情摇来摇去吧?

    他清了清喉咙,伸出双臂圈紧妳:「Trick or treat.」

    「哈哈哈、好,那你先起来吧。」不管是视觉的美色飨宴还是实际的行动体验都让妳玩得十分尽兴,妳拍拍白起的肩膀,示意他先行起身。

    但是事情好像没有妳预想中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 「不要。」白起严词拒绝,偏过头张口咬上妳的肌肤,颈间一小块的软肉在他齿间细细摩挲;妳惊觉大事不妙想推开他,却被白起呼吸时喷薄而出的温热气息撩到全身酥麻,无法动弹。

    「我的糖,就是妳。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各位好,这里第一天开始用lofter
万圣节的文章是上礼拜就写好的,但赶不及10/31发了

之后还会发其他粮
欢迎各位关注我、给我留言,这将是很大的鼓励
以后也会继续创作的♡